子艺废品回收公司

天津:大学生夫妇收废品

作者:废品回收 2020-02-29 10:00:18
    上世纪九十年代,大学生是“天之骄子”,张志杰、朱红梅夫妇就是这样的幸运儿——在大型国企从事干部工作,备受尊重。但是,命运跟他们开了个玩笑——儿子罹患甲型血友病没人照顾,夫妇俩被迫辞职,几经周折,带孩子来津求医。从大学生到收废品,他们的人生经历了巨大的转折。如今,他们一边收废品一边供孩子上学已有4年多了。

    昨天,本报以《这个元宵节 血友病患儿不孤单》为题报道了天津血友病联谊会组织外地在津血友病家庭共度元宵节的消息,其中成绩骄人的血友病男孩小铎就是张志杰、朱红梅夫妇的爱子。昨天,这对夫妇接受了本报专访,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两人大学毕业成国企干部

    天之骄子

    1969年出生的张志杰与1972年出生的朱红梅是老乡,他们的老家位于河南开封和许昌的交界地带。从初中起,他们就在一个学校读书。张志杰大朱红梅三届,但朱红梅第一次高考失利,复读了一年。这段时间,已考入开封大学工民建专业的张志杰特别关心这个小师妹,鼓励她不要放弃,还帮她买来复习资料……

    “可能是缘分吧。”朱红梅说,第二次高考没报好志愿,自己报的学校没考中,居然被开封大学化学系录取了。朱红梅又一次和张志杰就读同一所学校,多年的感情自然发酵,二人确立了恋爱关系。1994年,张志杰毕业前夕,二人互见了家长。那时,大学毕业生还能分配。张志杰被分配到河南省莲花味精厂——当时全国最大的国有味精厂。两年后,朱红梅大学毕业,顺理成章地到莲花味精厂工作。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国企,类似他俩的情况比较常见,也备受尊重——干部编制,工作不辛苦,靠知识挣钱,虽然那时的收入普遍不高,但他们对自己的生活很满足。在厂里,张志杰干销售,朱红梅干后勤,一人主外一人主内,相得益彰。

    爱子半岁多发现患血友病 晴天霹雳

    1997年元旦,张志杰和朱红梅喜结连理,2000年生下儿子小铎,这个宝贝给他们带来了特别的欣喜。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小铎六七个月大的时候,朱红梅发现,孩子外耳上有紫斑,胳膊上也有。当时家里请了一个小保姆,她想可能是小保姆没经验,把孩子磕着了没敢说,但询问得知,保姆照顾孩子的过程中没出过任何状况。“我家楼上有一个嫂子,在周口医院上班,我请她看看,她当时的表情特别吃惊,告诉我‘带孩子去医院验个血吧’。但周口医院查不出来,医生建议到大医院再查一遍。”朱红梅说。

    最终,在郑州人民医院查出,小铎患有甲型血友病,因为身体内缺少一种凝血因子,他一旦出血就很难止住。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夫妻二人震惊之余很快镇定下来,他们要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朱红梅跟厂里请了长假,其实就相当于辞职。

    2001年2月,两口子带着孩子回了老家。孩子时刻需要人照顾,朱红梅成了全职太太。接下来的几年中,张志杰为养家四处奔波。搞过装修,卖过糖果烟酒,为了谋生,他什么都干。在家里,朱红梅利用自己教育背景的优势,手把手地教孩子学习。小铎很聪明,什么东西一教就会,别人家的孩子三岁多上幼儿园,而小铎快五岁了才上了幼儿园大班,接着就上学了。

    怀揣大学文凭转行收废品 勉为其难

    在他们的老家,血友病的治疗并不顺利。赶上小铎出血多的时候,药用凝血因子的供应却跟不上。为了孩子,夫妻俩没少着急,还专门带着孩子到天津血液病医院来治疗过。几经周折,二人考虑到天津发展,一方面看有没有适合的工作谋生,另一方面,也便于小铎的治疗和成长。2006年6月,张志杰率先来津,不久后,朱红梅也带着孩子跟了过来。

    起初,干收废品这行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同乡中不少人干这一行,如果他们想干,老乡们都愿意帮忙,进哪门出哪门一学就会。但这些老乡大都是没读过什么书的农民,这对于有着大学文凭的张志杰夫妇来说,有点勉为其难。但他们在求职市场转了一圈后发现,外地来天津的人这么多,很多本地人也在找工作,找到谋生手段对夫妻二人而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终,他们决定就去收废品。

    最初他们在河东富民路郑庄子一带干,后来转到井冈山路。小铎二年级转过来,就读于附近的小学。小升初的时候,小铎考了一个优E、一个优D,本来可以选一所区重点,但那所学校离夫妇俩的废品收购站有点远,考虑到小铎的身体状况,他们给孩子选择了天津八中。在这里,小铎的成绩一路领先。老师知道他的身体情况,对他照顾有加,这令夫妇俩很是感动。刚刚过去的这个期末,小铎考了年级第五名、全班第一名的好成绩,这令张志杰夫妻俩很是欣慰和自豪。

    血友病是一种遗传类疾病,老百姓都说是传男不传女。对此,夫妻二人也探讨过。“娘家这边,我舅舅是30多岁去世的,当时大家都以为是脑膜炎。他有两儿一女。但我表哥表姐都很健康,他们的后代也都没事。我婆家那边,也没有人得这种病。”夫妻二人把儿子的病归于基因突变,而医学上也确实存在这种可能。

    探讨归探讨,夫妻二人并没有因争论病因产生隔阂。3年前,他们又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如今一家四口相互扶持,困苦中也别有一番幸福。

    生活艰辛但他们憧憬未来 目光坚定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他们的废品收购站,大院子里堆满了废品。张志杰和老乡们各有分工,有收纸夹子的,有收废金属的,张志杰家专门收废铁,场地的费用由几家均摊。虽然出入在废品堆中,但夫妻二人的气质谈吐仍然像个大学生。低矮黑暗的居室中,最整洁的是一张贴满海报的书桌,张志杰的手提电脑、儿子的护眼灯都摆在上面。上网搜索,他们很快找到了《城市快报》电子版,看到了本报昨天关于他们聚会的报道。

    “后天就该返校了,作文今天才写完,这个寒假光玩了。”朱红梅嗔怪道。虽然爱玩,但小铎看起来是很有分寸的孩子,他不反感学习,但毕竟爱玩儿是孩子的天性。在父母积极进取精神的带动下,小铎的性格也很阳光开朗。他长得虎头虎脑,肤色也十分健康,不知情者很难看出他是一个患病的孩子。

    谈及未来,朱红梅也有自己的愿望。“现在天津郊县的蓝印户口也要40万元,我们还没这个能力。废品生意不好做,经常得有十几万元的资金用于周转,经常有客户先拉走货物不给钱。”朱红梅说,他们不想让小铎回老家,“从我家到郑州人民医院,厦门镍块回收,走高速不堵车还要3个多小时,万一发病,太危险了。我们希望他能继续留在天津治疗和学习。”

    夕阳西下,在这个堆满废品的院子里,在这对河南来津的废品回收从业人员身上,记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坚定,他们的目光告诉人们,他们相信自己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不管前路有多少困难和坎坷,都不会被难倒。
联系方式

电话:18840816805

邮箱:948228407@qq.com

地址:全厦门市(厦门思明区、湖里区、集美区、海沧区、同安区、翔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