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艺废品回收公司

大学生卖废品年入30万 未来想转行做农业

作者:废品回收 2020-02-21 15:00:14
    2007年,赵馥郁大学毕业后,以蹬三轮车开始,在成都市温江区做了4年废品回收生意,现在每年下来,可以挣个二三十万,“具体数字没算过,都买了设备。”在同龄创富者中,他显得非常另类,比起那些在高新区里一夜暴富或其它拿着高薪的同龄精英,他是名副其实的屌丝。

    苦逼的大学生创业者

    2012年8月14日凌晨5点30分,赵馥郁挣扎着床上爬了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点燃一根烟,走到院子里,启动等待了一夜的大货车,这辆车上装着昨天已经打包好的废铁,他要把这一车废铁送到都江堰的一个铁厂。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已经轻车熟路。

    2007年,赵馥郁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因为之前自学了设计,于是他把大学期间做家教挣来的钱和借来的资金拿来创业,做广告设计。那段时间,他自己跑单、设计、联系印刷厂。第一个星期,他就做了武汉高校素材的台历,进账七千元,之后,厦门镍块回收,他把武汉所有高校的台历都做了。

    开始的成功让他有了更大的计划,2008年,当很多企业都在金融危机阴影下压缩非必要开支的时候,赵馥郁却把业务扩大了,结果遭遇惨败。“当时心太急,心子太大了,资金投入太多,摊子铺大了,能力各方面又跟不上……”对于这次失利,赵馥郁不愿多说。眼看着投入广告设计的钱打了水漂,他回到成都。

    货车在凌晨昏黄的路灯下驶向都江堰的铁厂,赵馥郁掌着方向盘,在香烟缭绕中陷入了回忆。从武汉回到成都后,赵馥郁曾到很多地方上班,中国航天集团下辖的研究所、地产公司的总裁助理、证券公司……每份工作他做的时间都不长,他说:“一般这些工作给的工资也会太高,一个月几千块钱,房价这么高,而且弟弟妹妹还要上学,靠工资完全看不到希望。”

    赵馥郁出生在资中配龙镇一个村子,家里有三个孩子,祖上是教书先生,到了他父亲这一辈,家境贫寒,父亲在农村里收废品,供他和弟弟妹妹上学,而他作为家中的长子,从小便似乎有意识地要负起家里的担子,“我想让这个家更加和睦,更加温馨,更有凝聚力。”小时候,他便跟着他的父亲收废品、磨刀。在高中的最后一年,他整个暑假都在配龙镇周围的几个乡镇磨刀,凑够了当时的学费。所以转行并不意外。

    “逼上梁山”卖废品

    5。12地震后,赵馥郁正式做了决定:不再上班,不再给人打工,要自己创业。其时,他身上只有4000元。而且,尽管父亲就收废品,但家里所有的人都反对他的决定:辛辛苦苦养出一个大学生,怎么能毕业后去收废品呢?而且是走街串巷,流动收购。赵馥郁笑了笑:“他们都反对,但我还是做了,我是一个想到了就要去做的人,没人劝得住。”

    从小,他就是这样。他父亲记得一件事情,“赵馥郁从小胆子就大,10多岁的时候就在配龙镇摆摊收古董,收了拿到成都来卖,那个时候他还从来没来过成都,赚了100多块钱,安全地坐车回来了。”

    “胆子大”这个特点一直伴随着他,他毕业的时候,一没关系、二没背景、三没

[1] [2] [3]

联系方式

电话:18840816805

邮箱:948228407@qq.com

地址:全厦门市(厦门思明区、湖里区、集美区、海沧区、同安区、翔安区)